首页 > GAY生育专区 > 新闻资讯 > 形婚,到底意味着什么?
形婚,到底意味着什么?
时间:2019-11-10  浏览:24

形式婚姻,又称男女同志的合作婚姻,指他们为了某种原因因协商进入异性婚姻。

自从形式婚姻占据社群和媒体新闻头条开始,我们看到的大多是形婚 “失败”的故事。何为失败?一般来说,形式婚姻中出现了如经济纠纷、指控对方是同志,又或离婚对簿公堂等故事,被争相挖出来做文章,不仅见诸社群中口口相传的失败案例分享,更乐见于猎奇的大众媒体——揭露“同志社群的畸形与悲惨”。作为一个研究形式婚姻数年的研究者和活动者,我想分享几个关于形式婚姻的典型和非典型故事。

拉拉当家

我在广州见到了在高校工作的小云,她已经跟形婚的丈夫生了一个女儿。

我们在公园里面聊天,她告诉我,她跟丈夫的关系很不好,虽然住在一起,但几乎形同陌路。小云是个经济独立的女性,在投资中赚了很多钱。女儿的一切费用都由小云自己承担,她说,不需要丈夫的投入,他只是寄居在自己家中,给他看视女儿的权利。

小云对我说,很小的时候,她就有这样的理想:事业成功,再养一双儿女。过了一年,小云告诉我,她怀了第二胎,同时准备和丈夫离婚,独自抚养小孩长大。

小云的故事也许特殊,跟大多数拉拉在形婚中处于经济弱势地位不同,她能够通过形式婚姻满足自己的愿望,但这确实也是一种可能性。

昔日“亲人”今日仇家

我在杭州见到了组织形婚聚会的阿东,他详细地告诉我,他们的形婚聚会的形式和特点。阿东的机构提供商业性的形婚介绍服务,几年来一直在建立参与活动和形婚配对成功的数据库,他认为,这是非常重要的资料。

阿东说,鉴于形婚市场庞大的需求,专业化的形婚介绍活动需要专业人员来运营。“形婚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,双方必须要对此有很清楚的认识,否则事情会闹得不好看”。

阿东告诉我,曾经有一对杭州的形婚夫妻,婚后男同志突然决定跟父母出柜,同时也闹到了女方父母那里,造成了拉拉被迫出柜,最后还打官司争夺已经出生的女儿。女方无法承担高昂的诉讼费,只好忍痛让女儿跟了前夫。

形婚过程中,双方对于婚姻状态和人生规划的不同,都可能导致婚姻终结。不得不说的是,任何婚姻(包括异性婚姻)可能都会面临婚姻破裂的风险。大部分拉拉由于受到就业市场的歧视,在经济上可能较男同志弱势,这也导致她们在婚姻中处于弱势地位,尤其涉及到离婚。

基友一家亲

在沈阳有一个奇异的社群,她们叫做“奇缘一生”。她们由处于形婚中的男女同志组成,为想要形婚的同志提供一条龙婚姻咨询和服务:包括咨询是否适合形婚、如何形婚、如何办一个“酷儿”婚礼等等。

奇缘一生的核心成员是两对拉拉,在她们沈阳的家中,我体验到一个与众不同的合作的社群文化。在这里,形婚不是被主流同志组织看不起的“选择”,而是基于对自己的人生和家庭做出细致考量后的选择——没有人会有偏见。

她们给我看其中一个拉拉的婚礼影片,非常有趣。整个婚礼由她们四个人一手包办,结婚的对象是已经出柜的一个男同志,他与女同志是好朋友,决定帮她这个忙。

我看到这个装扮很T(男孩子气)的女同志穿上婚纱,毫不做作地与新郎走入会场。尽管遭受刻板性别印象的歧视,但她却会使用策略说,“我这么男孩子气,他都跟我结婚,这是真爱啊!”让人忍俊不禁。在这个大家庭中,大家互相帮忙,出谋划策,试图为彼此的生活排忧解难。

形婚中的亲密关系暴力

以上几个小故事说明,形式婚姻的形态多种多样,并不止于小报上的猎奇悲情故事。但我仍要提出,由于形式婚姻的特点,男女同志在其中可能遭遇到的一些亲密关系暴力。

第一,在第二个故事中说明,形婚的双方遭遇分手暴力,可能有被迫出柜的风险。由于大部分进入形式婚姻的男女同志并没有向亲友出柜的计划,形婚关系的破裂可能导致婚姻保密性的失效,从而使男女同志面临出柜的难题。

第二,形婚中的拉拉较容易遭受性别暴力。由于异性婚姻的父权属性,女性在婚姻中处于较为弱势的地位,被期待履行妻子的诸多“服务性”角色:承担家务、生育和照顾小孩;而在市场中的经济弱势进一步强化了家庭中拉拉的弱势。

这一些暴力都可能出现在形式婚姻中,并且是无法用婚前契约约束和规定的,也是男女同志进入形式婚姻之前需要考量的部分。

 

广州市天河区天河北路 营销负责人:晓海 15999927120 (微信同号)
医疗负责人:陈医生 13570106606
好孕咨询请扫一扫
在线客服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 在线客服1
同性IVF公众号
在线咨询<<